今天又戈又双叒叕在拖稿

约稿吗,接受各种cp但是不认识的需要科普,每千字25软妹币,我给你去零头,不算标点符号qwq
有特殊要求我们再商量

《啊噗噜派和千层酥》

大概……是糖吧

还是加工站黑心博士做的非法加工糖块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《啊噗噜派和千层酥》

  “今天……又是苹果派哦。”

  德克萨斯看着餐桌上绝对不会缺席的某个东西,暗暗地苦笑了一下。

  苹果派散发着诱人的香气,混合了黄油和肉桂粉的香甜气息弥漫了整个餐桌。空和可颂也已经被这一如既往的香气吸引了过来,顺便还夸赞了能天使做苹果派的手艺越来越好了。

  门被很有礼貌地敲响了。空走过去开门,然后就看到某个鬼鬼祟祟的鲁珀人探头进来。

  “看来我来的很不是时候嘛。”拉普兰德很识趣地说道,“那我待会儿再来好了。”她飞快地退出去,消失不见了。

  小插曲使得能天使小厨房稍稍沉寂了一点点,不过因为德克萨斯的意思在,企鹅物流的各位也就没有怎么和拉普兰德接触。感觉拉普兰德有点可怜呢。能天使这样想着,悄悄凑过去问:“这样对她真的好吗?”

  德克萨斯正把一块苹果派拿起来,随口说道:“她跑的太快了,我还没来得及叫住她。”“那我现在去叫她过来吗?看样子是博士那边又有任务,实在是抽不开人了。”能天使说着就要出门去,却被德克萨斯一把拽住。

  “我过去吧,派我多拿一块。”德克萨斯叼着自己刚刚那块苹果派,又从桌上顺走了一块,潇洒地出门去找拉普兰德了。

  “其实……德克萨斯其实还是很在意拉普兰德小姐的吧。”空看到她出门了,自言自语道。能天使此时脸上挂着一副看好戏的表情,悠哉悠哉地拿起自己最爱的食物:“可能是因为拉普兰德是在我出现之前,唯一能陪着她的家伙吧,毕竟能让她承认的人,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少了!”

  ……

  这次吃饭的地方明明是临时找的,但是能天使这家伙就是有无数种方法做出苹果派。德克萨斯心里默默吐槽着,轻车熟路地登上了楼顶。

  不出所料,拉普兰德果然在楼顶惬意地吹着风,看到她过来,甚至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。

  德克萨斯没给她这个拥抱,抬手就把苹果派塞在了她嘴里。“吃派。”她冷淡的语气不容置疑,于是两个鲁珀人就这样在龙门楼顶吹着风,吃着派。

  “这么多年,你还是以前那样哦。”拉普兰德说着,已经三口两口解决了这块苹果派。“吃东西还堵不上你的嘴。”德克萨斯低垂着眼,“这次过来是有什么紧急任务吗?”

  “有的有的,博士他们和龙门这边的合作不是多少有点问题嘛,希望企鹅物流能帮忙规划一下如果起了冲突的撤退路线。”拉普兰德这样说道,“不过我觉得罗德岛如果真的要和龙门起冲突,谁更强还不一定呢。”

  德克萨斯看着这个总是这样的拉普兰德,轻轻摇了摇头。“过来,嘴边有残渣。”她说着就伸手要去帮拉普兰德抹掉。

  不想拉普兰德灵活地跳开,自己抹了抹嘴,嬉笑着对德克萨斯说:“你干什么,想被我感染吗?”“你觉得我会害怕吗?”德克萨斯回答得很快,“你不会真的以为,我是因为矿石病才离开你的吧。”

  拉普兰德好一会儿没有说话,“我这个样子,居然还没有吓到你吗?那太失败了,我一定会让你连手捧我骨灰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  “拉普兰德,你觉得我会希望听到你这样说吗?”德克萨斯趴在栏杆上,柔顺的发丝随着风飘忽。“我是希望你,不要死啊。”

  “你现在已经这么怯懦了吗?这不像你啊德克萨斯。”拉普兰德背靠栏杆,“矿石病早晚有一天会杀死我,这是事实。”

  她的语气听上去毫不在意,就像是在谈什么茶余饭后的正常话题。德克萨斯撇了她一眼:“可能我已经变了吧……这生活真的是,太安逸了。比起我们当初那段日子,太不可思议了。”“是啊,不可思议。”拉普兰德应和道,“我也没想到,他们真的有控制住矿石病的办法。

  不过德克萨斯,你其实已经,不需要我陪着你了吧。我是落单的狼,而你,已经拥有了这一大群朋友。”

  拉普兰德总是笑着说着残酷的话,德克萨斯轻声说道:“可是拉普兰德,我身边有多少人,和你会不会永远消失,有什么关系呢?”

  能天使的苹果派很好吃,但是,我还是很怀念过去的时候,你让我看你做的千层酥。

  那个时候的我,不需要考虑什么,只要消灭眼前的敌人,就足够了。

  “即便你真的很聒噪,我也是不希望你消失的。”

  每次见到拉普兰德,可能都是德克萨斯小姐内心活动最最丰富的时刻,她会想起她们俩过去并肩战斗的情形,也会想起矿石病对拉普兰德的巨大影响。

  “安心,我没那么容易死。”拉普兰德突然拍了拍德克萨斯的肩膀,“看,千层酥的原料到了。”视野里,楼下一队整合运动好像在包围这里,德克萨斯啧了一声,默默抽出了武器。

  “上吧。”

  不管拉普兰德的路还能走多远,都请让我多和她走一段吧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END

文/故饮鸩


七夕双狼刀

【设定】罗德岛遭遇夜袭,情况紧急,刀客塔已经生死不明,阿米娅等紧急搜救中。

  拉普兰德阵亡警告!

  七夕大刀举起来!

  充满了私设和胡说八道和强扯剧情。

  ……

  “德克萨斯?德克萨斯?”

  德克萨斯睁开眼的时候,看到的第一张脸就是拉普兰德的,不禁暗暗骂了一句该死。头上的剧痛和身体的剧痛让她几乎无法思考,大约过了半分钟,她才缓缓地问道:“博士他……怎么样了。”

  她刻意没有问能天使的情况,毕竟当着拉普兰德的面,有的事情还是不要提。

  “博士那家伙现在下落不明,不过有那么多人保护他,不会差你一个人的。”拉普兰德耸了耸肩,“我知道你想问能天使,她陪阿米娅她们去寻找博士了,我留下来照顾你。”

  “……你照顾我?”德克萨斯给出了一个充满质疑的眼神,“你照顾我还不去我照顾你好……”她突然愣住,目光沉寂下去,“算了,我也不是什么会照顾人的家伙。”

  拉普兰德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,看上去倒是一点伤也没有。“能走吗,不能我背你。”“……我可以走。”德克萨斯感觉身体恢复了一点点力气,强撑着站起来,就感觉到自己手部的剧痛。“你的手腕受伤了,具体伤到什么程度,得等我们找到还活着的某个医疗干员才行。”拉普兰德搀扶了她一把,就感觉到她明显地想要回避。

  好在拉普兰德早就已经习以为常,只是轻声地叮嘱:“德克萨斯,接下来的路程中,你不能再用你的刀了;不然你的右手会断。”

  “如果有战斗的话,你一个人应付的来吗?”

  “明知故问,就和那个时候一样嘛,我自己可以……”

  “闭嘴。”

  两人再次陷入沉默,德克萨斯知道自己其实在逃避,她也知道自己的过去终有一日会将她包裹,将她吞没。

  ——

  “德克萨斯德克萨斯!喜欢我做的千层酥吗?”

  “闭嘴。”

  ——

  还是拉普兰德最先打破沉默:“德克萨斯,我们现在位于基建的二层,想要出去,恐怕要往上再挪一段距离,你身上除了右手的骨折,还存在着大大小小的擦伤,所以走路的时候,务必小心。”“我知道了,现在我们往哪里走?”德克萨斯看出来拉普兰德避开了话题,知道也不该多提。“电梯已经坏了,从制造站那边的废墟爬吧。”拉普兰德看起来并没有侦查附近,看来是一直守在自己身边。

  德克萨斯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对不起拉普兰德,不仅仅总是对她冷言冷语,还在各种场合避开和她的偶遇。只不过该死的博士总是把她俩编在一个分组,然后她就会被拉普兰德的聒噪打倒。真想念拉普兰德没有找到罗德岛的日子,自己每天轻轻松松,只要陪着博士就可以,然后看着阿米娅把文件送过来,博士忙的焦头烂额。

  啊,拉普兰德。德克萨斯叹了口气,盯着带路的拉普兰德看。不得不承认,拉普兰德的矿石病越来越严重了。结晶已经渐渐包裹了她,不知道什么时候,矿石病这个恶魔将会把拉普兰德这个恶魔吞噬掉。

  尽管过去已经不可能改变了,但是德克萨斯还是真切地希望拉普兰德不要死去。德克萨斯做不到眼睁睁看着拉普兰德化为灰烬,但也再也无法拯救她。

 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,对吗?德克萨斯问着自己,默默回想拉普兰德遇到自己的情形。那个时候她还抽烟,还残留着自家族逃离的暴虐。拉普兰德也远比现在要疯狂得多。

  是什么让两个疯狂的人走在一起呢?德克萨斯不知道,只不过那个时候的她确确实实需要一位同伴。

  “啊好像没路了。”拉普兰德突然回头说道,“你站远点,我看看能不能打开。”入口的地方被碎石堵满,德克萨斯微微让开,拉普兰德便开始使用她惯用的暴力手段。

  一点儿也没变。德克萨斯注视着前方,觉得拉普兰德还是拉普兰德,而德克萨斯已经不是德克萨斯了。也许是因为能天使,也许是因为曾经拯救过的空,或者是同小组的可颂。拉普兰德拼尽全力去热情地接近她们,但是大家总是对她小心翼翼的。

  越是这么想就越是憎恶逃避着的自己。德克萨斯不禁想要抽一支烟,至少在大家都不在的时候,给拉普兰德一点自己以前的影子。

  可惜这里没有烟,也没有巧克力。

  拉普兰德已经把入口用及其凶恶的方式打开了,还在挥着手招呼她过去。德克萨斯几步跟上去,在她还没有穿过入口的时候,拉普兰德突然伸手把她拦了下来。

  两人多年的默契居然还存在着,德克萨斯知道拉普兰德这么做一定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,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

  就算这个世界已经只剩下她们两个也无所谓。

  拉普兰德沉默了很久,才低声说:“外面全都是整合运动,我们要想办法突围了。你的右手不可以使用,只用左手可以吗?”“你这家伙什么时候也会考虑别人了。”德克萨斯已经抽出了武器,“走吧。”

  撕碎整合运动的步骤并不难,德克萨斯和拉普兰德都不是什么善茬,多年的配合让她俩很快就破开一条道路,冲到了某个安全的角落。

  “你流血了。”德克萨斯敏锐地发现拉普兰德已经受伤了。“我没事,整合运动而已。”拉普兰德说的云淡风轻,“我又没有感染风险,倒是你,要小心点。”“关心的话已经够多了,接下来怎么办。”德克萨斯实在是受不了拉普兰德这别样的关心。“完全没看到罗德岛各位的影子,我现在怀疑情况已经很紧急了。”拉普兰德说道,“我们要到最上面去,找到那位罗德岛的领导人。”

  这附近没有整合运动,两人走的已经非常小心,周围静悄悄的,仿佛整个罗德岛已经真的只剩下她们二人。“拉普兰德你是不是又在骗我,罗德岛的各位是不是都已经牺牲了?”德克萨斯有了质疑就会直接提出来,这是她一贯的风格。“没有。”拉普兰德回答得干脆肯定,“最起码我亲眼看到阿米娅和能天使了,其他人我就不能保证了。”

  “你有前科。”德克萨斯冷着脸说道。“矿石病的事情?”拉普兰德勾着唇角,“那是自然,不然你一定会押着我找个什么地方看病,我怎么可能逍遥自在。”“可是……你会死。”“德克萨斯,别婆婆妈妈的,这不像你。”

  “拉普兰德,你真是个疯子。”德克萨斯明白自己和她争辩的意义等于没有,毕竟这家伙可是一声不吭就去仇家的大杀一通,结果因为眼睛上的伤口,感染了矿石病。

  ……

  又是一路上干掉了不知道多少整合运动,她和拉普兰德的战斗方式都不方便留下活口,况且问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整合运动也没什么意义就是了。

  “方舟的骑士。”

  德克萨斯冷不丁说道,拉普兰德回头去看她。“可是我们的方舟要覆灭了。”“嗯。”

  她抬头看去,“我已经感觉到危险了。”“是的,越接近那边,就越能感觉到那份危险。”拉普兰德也说道,“塔露拉。”

  显然这已经是一个可以互相感知到的距离,下一秒,巨大的利刃已经切割过来。

  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的反应自然是极快的,只不过这样的源石技艺,恐怕真的只有塔露拉了。

  “死路一条了。”拉普兰德笑着对德克萨斯说道,“上吧?”“好。”德克萨斯回答得简短有力,手中的武器也紧紧攥住。

  “就凭你们。”塔露拉挥舞那把剑就像拎起一个被子那样轻松,德克萨斯的刀在这狂风骤雨般的攻击中尽数破碎。拉普兰德显然也没好到哪里去,两把剑有一把已经不能用了,但还是飞快走过来挡在德克萨斯面前。

  “快走,我还能暂时阻挡一下。”拉普兰德命令道。“你开什么玩笑,你会死在这里!”德克萨斯咬牙切齿。“你不走我们可就死在一起了。”拉普兰德还是带着她狷狂的笑容。

  “那就一起死吧。”德克萨斯目光坚定,“那个时候我没能陪着你,就让我现在来做当初的事情好了。”

  拉普兰德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,随即便是恢复了自己往常的笑容。“那好啊,就让我们一起,将这位斩杀吧。”

  德克萨斯知道这次一定会死,但是她没有别的选择,并不是说她逃不掉,而且不能总是在逃避。

  毕竟我们是,方舟的骑士啊。

  “只不过,德克萨斯,原谅我又骗了你一次。”拉普兰德的声音突然响起,她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就已经被拉普兰德一个大力推开,从某个裂缝跌落了下去。

  “德克萨斯,我会死,我的时间一定会停在未来的某个时刻,而你会代替我,越走越远。

  矿石病是永恒的,我对你,也是永恒的,我永远在你身边。。”

  德克萨斯的意识逐渐被无尽的坠落吞没,她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死,但是拉普兰德可能不会回来了。

  【不要再醒过来了。】

  德克萨斯最终被救了起来,她最终没能死在那场浩劫里,但拉普兰德,她再也没有见到。

  阿米娅她们最终救起了博士,也逼退了塔露拉,可是谁都没有再见过拉普兰德。阿米娅说,拉普兰德为大家赢得了宝贵的时间,但是再也没能见到她。

  你真的已经死去了吗,拉普兰德。德克萨斯在之后再度恢复平静的日子里不断思考着。能天使,可颂,空,她们都还活着,她的生活里唯独少了一双眼睛。

  一道在暗处小心翼翼盯着她的热切目光而已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END


缺斤少两的一天……凛冬将军万万岁!!!(少画了一个袖章懒得补了)

美丽王大锤(??)
祝好友能出王小姐!!

阿能表情包合集!(自制)
最后一个沙雕改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脸歪了……从背后改过来的凑乎看吧orz
然后再次祈求阿能
p2:“懵逼。”
“我的阿噗噜派呢???”